经典诗歌

    开头怎么写?


    时间:2022-06-17  来源:  作者:[db:作者]  浏览次数:


    以色列著名作家阿莫斯奥兹在《故事开始了》一书中说,开始一个故事就像在餐馆里和一个陌生人调情。他提到了契诃夫的小说《带狗的女人》。故事的主人公古罗夫想和一个刚到当地的女人搭讪。他正在公园里吃晚饭,那个女人抱着一只小狗坐在他旁边的一张桌子上。他和蔼地和小狗打招呼,但小狗靠近后,他摇着手指吓它。直到那女的脸红了:“不咬人。”古罗夫趁机请求她允许他给狗一根骨头。于是,两个人就聊上了。

    怎么写开头

   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。奥兹说,几乎每个故事都是从一根骨头开始的。用这根骨头逗逗小狗,然后通过小狗接近女人。

    这个比喻真是新奇而丰富多彩。但每个作家都知道,要找到一个好的开头,就得绞尽脑汁,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没有。

    奥兹以十部小说的开头为例,讲述了他的“开头观”。他说,开头是作者和读者之间的“契约”。就像《安娜卡列尼娜》里托尔斯泰那句著名的开头: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一看就知道作者是要一本正经地讲人生道理了。福克纳的《喧哗与骚动》,用冗长繁琐的叙述,似乎在告诉你,这里的门票价格很贵,绝不接受讨价还价。如果没有心理准备,最好不要打算进场。

    奥兹虽然讲的是开头,但其实重点是整个故事的结构。他举的很多例子,你都要看完整个故事,然后回过头看开头,才恍然大悟。比如契诃夫的《罗特希尔德的小提琴》,从一开始就让你挠头。故事的主人公不是罗斯柴尔德,小提琴一开始也不是他的,而是另一个绰号“青铜”的老人的。这老头看起来粗俗无情。他开了一家棺材店,每天都在琢磨别人怎么才不会死。他不愿意接受儿童棺材的订单,因为小棺材薄。最后我们得知,青铜有个小女儿不幸夭折了。他铁石心肠,为的是不撕裂自己心灵的创伤。青铜临死前,把这把小提琴送给了年轻的罗斯柴尔德,罗斯柴尔德用这把小提琴演奏出了难以形容的旋律。

    最后,奥兹说,他的书其实是为了让读者明白如何慢慢品味文学作品。他回忆说,当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,一位护士给他班上的男孩们讲生理和卫生。护士在黑板上画了生殖系统示意图,描述了各个器官,解释了精子和卵子,说清楚了什么是性病。奥兹说,她告诉了我们一切,除了她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美妙的乐趣。糟糕的文学评论家也是如此。他们告诉我们所有的知识和细节:主题、技巧、结构、隐喻、社会背景等。但他们没有告诉我们读书的奇妙乐趣。

    法国哲学家罗兰巴特说作者已经死了。他的意思是作者并不垄断对文本的解读。一旦写出来,读者也会参与进来,根据自己的经历去体会。奥兹还说,读书是一种游戏,有时玩捉迷藏,有时打牌,有时恶作剧。有时候是挑逗式的求爱,答应了却不兑现,有时候兑现了也是从来没有答应过的事情。有时,作者会在“合同”中留下小字附属规则。如果他不仔细看,他就会被欺骗。有时,如果你太沉迷于这些细则,你会看到树而不是森林。

    这也是我理想中的写作和阅读。我最喜欢的文体是蒙田的散文。蒙田的杂文有时会突然偏离主题千里,绕来绕去不知何去何从。他写的是《赛亚岛的风俗》,在他出现在赛亚岛上之前就差不多写完了。103010,根本谈不上西塞罗。003010,其实说到作者对医学的不信任。然而,蒙田并不专横,他是一个对风格有着自觉追求的作家。他所追求的是这种“意义在哪里,笔就在哪里”的风格,是“无定形的、不规则的话语”。蒙田在与我们签订的“契约”中说得很清楚:“我知道我的叙述缺乏秩序,我以后也不一定会遵守这部作品中的这些故事。”他追求的就是这种看似漫无边际的空虚。就像林语堂说的,有时候和同伴回家,我会刻意避开大路,炫耀自己对地形的熟悉,悄悄走小路,比同伴先到家,看着他们惊艳的眼神,心里有点得意。

    刚开始写专栏的时候,只是想写的松散一点。不幸的是,恶评如潮。所以,我不得不改变我的写作风格。这种风格有时被称为“华尔街日报”,从一件小事开始,逐渐切入宏大主题。以历史细节和小说故事为骨,逗逗小狗和主人。这种文笔不错,但不难。

    好莱坞著名编剧克里斯托弗沃格勒写过一本书《论西塞罗》。他几乎把持家的秘密告诉了所有人。很多好莱坞大片的故事情节都遵循一个套路,而这个套路的理论指导就是神话学家坎贝尔的《论有其父必有其子》。坎贝尔发现,世界各地的古代神话都有一个相似的模式,那就是主人公成长的故事。英雄住在他熟悉的地方。

    的世界里,但突然遇到一件突发性事件,一步跨出了自己的家园,被迫走上冒险的历程。他要有一个导师、一群小伙伴,还得有一个强大的敌人。冒险结束之后,英雄会回到他原来的世界,但他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千神一面,万变不离其宗。有经验的编剧甚至能告诉你,大概写到第几页,反面人物就要出现了;故事的高潮,最好是放在五分之四的地方。     有了套路,写作就不是什么难事,但那种自由散漫的气质也慢慢地被消磨掉了。这样写出来的文章,犹如一个修饰得整整齐齐、干干净净的花园,是很美丽,但总是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。     有个日本僧人是园艺高手。有一天,他的徒儿打扫花园,把刚刚飘落的叶子扫得干干净净。结果这位僧人非常生气,他又把落叶都倒在小径上,像刚刚被风吹落的那样。你可能会说,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?凭你再怎么心灵手巧,也不如一夜秋风、绿肥红瘦,这是在折腾什么呢?

本文来自耀世娱乐文学网 转载请注明

上一篇 下一篇


  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
  • 验证码:
  • 匿名发表

      友情链接